游泳

极品驭灵师 {465}一点就通

2019-10-17 16:03: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极品驭灵师 {465}一点就通

洛珊灵向慕容雨黛歉意道,“对不起,这次要委屈你再跟花花一段时间,不过女儿向你承诺,等我忙完念念他爹的事,一定好好陪你和念念,到时你们想吃什么我就跟你做什么,但是这次出发前为图个吉利,咱们不杀生了,好不好?若是黛娘你实在想吃番茄牛腩,女儿用素牛腩给你做顿番茄牛腩好不好?”

慕容雨黛闻言脸上笑开了花地说好。

洛珊灵和慕容雨黛来了个大大的拥抱,就在这时一声雕鸣声在他们的上空响起。

这时候已到了第二天的中午时分,四月天正午阳光的热度还是很高地。

洛珊灵望一眼在他们头顶呼啸而过的大雕,然后对慕容雨黛说她有事要先去办下,并让花勿忘和洛念瑶照顾好慕容雨黛,找个凉快的地方先呆下。

这话刚说完,洛珊灵就改变了主意,然后让他们三人随她一起走向西门刀三人所在的悬崖。

随之,四人飘落在三人所在的悬崖,洛珊灵向西门刀三人引荐了花勿忘,洛念瑶和慕容雨黛。

并客气希望西门刀能照顾下她的家人。

洛珊灵都这么说了,西门刀自是收敛了身上那不自觉外放的仙压。

菊琛不等洛珊灵说早就将自己身上散发的仙压收了。

西门庆的修为虽然高过洛念瑶,花勿忘还有慕容雨黛,但是作为洛珊灵的弟弟,洛珊灵的家人就是他的家人,是以他不等洛珊灵介绍,就向每个人送上了他在海崖秘境得到的礼物。

本来西门庆送礼物是为了得到洛珊灵家人的好感和认可,结果西门庆是得到了三人的好感,但是却惹恼了西门刀和菊琛两个人。

因为两个人的修为虽高,但一个是多年不在俗世中走动一心只参悟刀法,一个在和叶天城斗法的过程中将他的看家宝贝用了个精光,是以个两个都是什么都没有的穷光蛋。

大家都不送礼,谁也没事。

但是西门庆这滑头小子独自给每人分发了礼物,却将他们两个修为高深的穷仙给晾了起来,搁谁谁心里会舒服。

他们两个心里不舒服,不可以将仙压压在洛珊灵的家人身上,但是可轻松将仙压都集中西门庆的身上。

是以西门庆将礼物一送完,头顶像是被压了数座有着刀锋一样锐利的棱角山似得感觉又压得慌又活活像被人凌迟了似得疼得他头顶直冒虚汗。

再然后就听洛念瑶一张小甜嘴道,“庆衍叔叔,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出了这么多地汗。”

说着还拿出了一方娟帕递给西门庆,然后就听花勿忘轻咳一声,随之将一个浅蓝的素帕递向西门庆,西门庆接过素帕擦擦汗,然后望望当空的烈日道,“今儿的天也太热了。”

擦完汗,看看已经脏掉的素帕冲花勿忘歉意的一笑道,“帕巾脏了,改日我还你个新的。”

花勿忘冲西门庆微颔首道,“无妨。”

西门庆用眼角的余光扫了眼一脸高冷的西门刀和菊琛,然后又从戒子空间里掏出了六件法宝送给了花勿忘三人,并说是西门刀和菊琛送地,并示意洛念瑶向两个天仙道谢。

洛念瑶会意,看了眼花勿忘,然后带着黛娘和花勿忘一起向西门刀和菊琛致谢。

西门刀和菊琛看西门庆这么有眼色,依旧高冷地冲三人点头微微示意,不过两人相继撤了施加在西门庆身上的仙威。

此时的洛珊灵已经吩咐完变幻成人形的凤鸣,凤鸣再次化身为雕领命而去。

之后,洛珊灵就回到了几人所在的悬崖。

该吩咐的已经吩咐完了,接下来,洛珊灵在悬崖上找了个阴凉的地方。

然后就地埋锅做饭,做了一桌子的素宴,肉类就用豆制品做成各种肉的形状切块切丁切片,然后配合各种蔬菜和调味品进行烹饪,让慕容雨黛等人嚼在嘴里的是豆肉,但是进入味蕾后产生的错觉好像是在吃真肉。

西门刀在小天界虽然也是世家子弟,但是他喜欢游侠儿的豪气和仗义,是以西门刀辟谷以前常年在外行走,吃的通常都是干硬的馒头,吃烧饼夹块肉都是美味,当然更多的是吃山林间的野果充饥,像洛珊灵做的这样色香味俱全的美食。

西门刀也就在家族宴会才会吃到,但是家族宴会要么是长辈训导,要么大家就是拼酒,等到吃菜时早已凉掉失掉了菜本身的原味。

这次,原本西门刀是不想吃的,毕竟这些蔬菜中虽然也含有仙元,但是毕竟有限,吃了这些菜,他还要费心思排除那些不被他身体吸收的垃圾。

可是看慕容雨黛吃地那么开心,还自来熟地作为一个长者,像招待客人似得用公用筷子一个劲的给他,菊琛还有那叫庆衍的和尚夹菜。

让他们放开了吃,说她吃了她家小衍做的每一道菜都是世间难得的美味,真的超好吃地。

边给他们夹菜让他们吃好喝好,边说吃了小衍做的菜喝了小衍酿的酒,那他们就是朋友了,什么是朋友,就是一方有难四方支援的那种能过生死之交的朋友,所以以后她家的小衍在路上遇到了什么难处,还请他们能出手相助等等,并说等以后他们再来天灵魔域,她一定让她们的花花请他们去天灵魔域最好的酒楼吃饭。

完了还用眼神望向花勿忘

,花勿忘忙不迭的举杯附和说到时还请诸位赏脸。

西门刀爱喝酒,花勿忘就是人文雅了点,喝起酒来那也是个很豪爽利落的一个人,是以别看花勿忘的修为低,西门刀还就和花勿忘喝酒喝到了一起。

因而见慕容雨黛将眼神望向花勿忘,西门刀一巴掌拍在花勿忘地肩膀上,人也有三分醉地道,“姚老弟,你请客我一定去,但是,姚老弟,你姓姚,怎么慕容妹子叫你花花呢?”

说着指向洛念瑶道,“她是你侄女,不跟你姓姚,也不跟她娘姓蘅,怎么另辟蹊径姓了个洛呢,你们这家子四口人四个姓,慕容妹子和你们的姓都不一样也就罢了,你说这小丫头,要么得跟你哥的姓,要么跟蘅衍的姓,咋爹娘的姓都不随,觉得好奇怪?”

花勿忘的肩膀其实被西门刀拍地生疼生疼地,不过他依旧举止优雅道,“刀兄,你有所不知,其实瑶瑶随地就是我嫂子的姓,蘅衍呢,只是我嫂子的道号,我嫂子本姓洛,这个以后你和我嫂子交往深了就知道了,至于黛娘叫我花花,是因为我也曾随母姓,后来才改随我父亲的姓氏。”

西门刀听了微微打个酒嗝道,“原来是家传啊,来,姚老弟,咱哥俩一见如故,虽然因蘅衍相识,但是姚老弟你以后有什么事,需要刀哥帮忙地,只要姚老弟你一句话我一定为姚老弟你赴汤蹈火。”

花勿忘向西门刀微微一笑道,“那小弟在此就先谢过刀兄了。”

西门刀一揽花勿忘的肩膀道,“咱们哥俩还客气什么,走,今儿哥高兴,教你一套醉刀,学得了哥这套刀法的真意,姚老弟你要东山再起一点都不难。”

话音未落,西门刀带着花勿忘化作一道流光就离开了众人的视线。

慕容雨黛看西门刀将花勿忘给带跑了,不由冲洛珊灵喊道,“小衍,小衍,你那个大个子刀哥朋友喝醉,将花花带走了,你要不要去看看,你那大个子刀哥会不会对花花不利。”

此时的洛珊灵正在给洛念瑶说菌汤怎么做才能保留菌汤的鲜味原味不被调料味掩盖,使人一闻便能穿过葱香味闻到菌菇的原味。

是以听慕容雨黛冲她喊西门刀将花勿忘给带走了,洛珊灵的第一反应脑袋嗡地一声响,然后就将手里地勺子往锅里一丢,接着问菊琛,西门刀是往那个方向走的。

菊琛给洛珊灵指了只东边。

东边约莫三十里处有一座约莫有六千米的高峰,他们坐星匙回来就是从那座高峰上向下降落地。

是以洛珊灵听菊琛说他们往东边去了,叮嘱菊琛帮她照顾好黛娘和瑶瑶,随后就化作一道流光向那座高峰的山顶飞了过去。

很快洛珊灵就飞到了那高峰之上。

然后入目的就是西门刀正挥舞着一长木刀若刀神临世般配合着那若行云流水般的步伐将刀中八法,扫,劈,拨,削,掠,奈,斩,突尽数呈现。

大开大合的刀法配合着西门刀变幻莫测的步伐,使得西门刀的刀影重重,但刀影所挥洒出来的刀威惊得这山林里的鸟儿们扑棱棱地就向高空飞去,有那飞得慢地眼瞧着就要被西门刀所施展出来的刀势给杀死。

下一秒,洛珊灵手指掐诀在西门刀和花勿忘的头顶布置了个防御阵,给了那些鸟儿们一线逃生的机会。

看西门刀是在教花勿忘刀法,洛珊灵在长舒口气的同时,不免骂自己一句,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多了也不是件好事。

若不然她听慕容雨黛喊西门刀将花勿忘带走了,就不会脑袋嗡地一声响,然后就是西门刀不会是个喜欢男地弯男吧。

花勿忘的修为那么弱,若是被喝醉酒的西门刀给强了可如何是好?

西门刀喝醉了,等一觉醒来问他干什么了?估计连他自己都不晓得?

然后她总不能声情并茂地给西门刀讲一遍,他喝醉酒后怎么非礼了一个男人?且这个男子还是她的小叔子。

别说西门刀那个豪气直爽的汉子接受不了,就是她想想都觉得一阵恶寒。

如今,看西门刀醉是醉了,但是真的是在传授花勿忘一套醉刀,洛珊灵这心总算放了下去。

西门刀的这一套刀法舞完,天已经黑了,然后舞完刀法的西门刀将手里的长木刀一扔,下一秒,那长木刀就化成了一缕黄尘若雪糁似得向下酥落落地落。

洛珊灵撤了防御阵就看见西门刀往后一倒,紧接着倒地而睡,那木刀所化成的黄尘被风一吹就消散在了空气里。

紧接着就听西门刀将呼噜打地那叫个震天响。

洛珊灵看看倒在地上的西门刀,又看看花勿忘道,“你没被他伤着吧?”

花勿忘摇头道,“没有。”

“那你可记清楚了他的刀法刀式?”洛珊灵又道。

花勿忘点头嗯了声。

洛珊灵拍拍花勿忘的肩膀道,“记住了就好好练,这套刀法我觉得没准是他多年参悟所得,正因为这刀法中还多有破绽,是以若他不喝醉,绝对不会将这套刀法示人,你好好炼,纵然不能成为绝世仙刀,但是保命却是够用地。”

花勿忘点头,微顿片刻后又道,“他是谁来自哪里?”

“我只知道他是小天界的人,和玄胤认识,貌似也是小天界一名门大家的公子,但是他跟我回来,是因为他肩负保护星匙的,至于再多的,我也不清楚。”洛珊灵目光疑惑地望向花勿忘道,“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花勿忘摇头说,“没有,就是觉得他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但是我却是不认识他的。”

洛珊灵再次拍拍花勿忘的肩膀道,“花花,虽然你的名字叫花花,可是你要记住你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花勿忘听了瞪洛珊灵一眼怒道,“我什么时候说我不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嫂子,你再说这种话别怪我和你翻脸。”

洛珊灵冲花勿忘呵呵一笑道,“这个嫂子我和你道歉,咱们两个也算相互看着一起长大地,我知道有些话不用明说,你一点就通,但是嫂子真不想你从一个大好直男变成弯得。”

花勿忘被洛珊灵给气得脸色通红,完了一甩袖子道,“我先回去了。”

说完祭出他的本命灵剑飞身而上,然后御剑飞走了。

洛珊灵抬手指着花勿忘离去的背影道,“回家记得带上黛娘,晚上这儿风大,潮湿,黛娘的腿会疼。”

花勿忘却是连哼也没给洛珊灵一个就走了。

洛珊灵虽然惹了花勿忘生气,但她心里其实却是很高兴地,这说明两年多三年不见,花勿忘终于脱离了那件事的阴影有了正常人的喜怒哀乐,若不然像以前那样不管洛珊灵说什么,花勿忘都是一副生无可恋地嗯,啊,好之类的回答,洛珊灵还真的考虑要不要将蓝芙留下来在暗中护着花勿忘和黛娘。(。)

山西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遵义治疗癫痫基地
山东好的牛皮癣医院
山西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遵义癫痫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