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青年迷恋网游退学失踪父亲病危欲见其最后一

2019-10-13 05:18: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青年迷恋游退学失踪 父亲病危欲见其最后一面

  朱福军近照。

  如果您知道朱福军身在何处

  请告诉他,他家里发生的一切

  告诉他,他的父亲在用杜冷丁缓解疼痛维持生命,只为见他最后一面

  如果您看到了这则消息,请让更多的人知道,帮助一位即将离开人世的父亲了却最后的心愿

  核心

  “我不求你孝敬,但你要回来,让爸见最后一眼啊。咱们一家四口还没照过一张全家福呀。”这是患肝癌晚期的父亲朱庆峰对失踪一年多的儿子朱福军的最后期待。辽宁抚顺人朱福军先后以优异的成绩考上大连海事大学、中国海洋大学,却都因迷恋络游戏被校方开除。2010年8月,朱福军离家时说要回学校好好读书,却瞒着父母办理了退学手续,从此人间蒸发。如今,朱福军的父亲患上了肝癌,生命不足一月,只想见儿子最后一面。

  ■母亲求助

  儿子一年多没跟家里联系

  “我儿子从去年八月份就没跟家里联系了,我们都不知道他这么长时间怎么生活的,家里非常担心。”近日,朱福军的母亲张玉凤拨打本报寻亲圆梦 向说道。今年26岁的朱福军原是2008级中国海洋大学的学生,由于沉迷于络游戏,经常逃课,多门功课成绩不及格。“大二的时候,校方做出开除的决定,他爸听说后赶了过去,流着眼泪恳求学校再给儿子一次机会,最后学校答应先让朱福军休学一年,如果可以戒掉瘾,可以继续回来上学。”

  朱庆峰带着儿子回到老家辽宁抚顺,一个大人总不能老在家闲着,张玉凤便每天带着儿子一起外出打工。“打工那半年时间,他没去打过游戏,一切都很好。去年7月,他说想回去上学,我们就同意了,还为他筹够了学费。回到学校后,他还给家里打来了,说一定把书念好,不念好就不回来。”张玉凤说,没想到从此之后,朱福军就再也没有了消息,他弟弟贴了不少寻人启事,在上也发布了寻人信息,却音讯全无。

  ■探访

  迷恋游,去年自己退学了

  赶到中国海洋大学,找到了朱福军曾经的老师——团总支郭老师。郭老师对朱福军这名学生印象还很深,但因为已经退学,不愿意多提。“这孩子上成瘾,经常逃课去吧打游戏,多门功课成绩不及格。他父亲曾经来过学校,当时他还当着父亲的面写下了保证书,说不再上打游戏 ,还是没有做到。”郭老师说,2010年9月份开学不久,朱福军就自己办了退学手续,现在学校里也没有他的资料和消息。

  “知道他上成瘾后,起初同寝室的同学们也都劝过他,可他根本不听,也不愿与人多说话,每次说出的话也都很古怪,与我们想法不同,慢慢地大家都开始疏远他,因为他不常回宿舍,大家都觉得屋里好像没这个人。”曾经和朱福军同宿舍的周同学表示,朱福军基本上都是通宵去上,白天在宿舍睡觉,和大家的时间表正好反过来了。“他平时穿衣服吃饭都不怎么花钱,感觉他钱都花到上了,平时也很少见他跟家里打,听他说过,是觉得初高中学习压力太大,才迷上络游戏的。”

  ■连线抚顺

  父亲还剩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是我不好,是我没有给孩子提供一个好的生活环境。”躺在土炕上的朱庆峰流着眼泪说。原来,朱庆峰2011年8月16日在当地医院被查出患有肝癌晚期,且已经转移到淋巴。8月27日,在沈阳医科大学第二医院确诊,如果不马上进行介入治疗,生命最多只能维持2个月。朱庆峰还有一个今年刚去辽宁科技大学上大学的小儿子朱福林。全家仅靠母亲务农,父亲外出打工维持生活,为了省下钱还大儿子欠下的学费,和供小儿子上学,朱庆峰放弃了治疗。“家里现在还欠两万多的债,都是亲戚朋友给凑的。”

  放弃治疗,每天四支杜冷丁

  “浑身胀痛,疼得半夜睡不着,一个礼拜前还每隔6小时打半支杜冷丁,现在得打一支了。”张玉凤擦着眼泪说。朱庆峰曾是村里有名的壮汉,身高1.84米,体重将近200斤,特别能干体力活,得了这病不到2个月,体重就不到100斤了。医生说,他的生命现在只剩下不到1个月的时间了。

  父亲的希望,拍一张全家福

  “儿子曾跟我说过,爸呀,别这么累了!儿子能好好念书,让你晚年享福。”朱庆峰流着眼泪表示,“我不求你孝敬,但你要回来,让爸见最后一眼啊。”朱庆峰介绍,前些年由于自己常年在外打工,忙着赚钱供孩子们上学,儿子又忙着学习,一家四口从未照过一张全家福,这是他一生最大的遗憾,他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在自己离开人世之前,能够见到大儿子朱福军,并且照张全家福留作纪念。

  “大哥从小就是我的榜样,我的骄傲,虽然父母都偏向大哥,但我从来都没怨恨过他 ,如果他还在这个世上,我希望他能回来见父亲最后一面,我们全家都在等你回来。”朱福军的弟弟朱福林说。

  ■朱福军其亾

  两度中榜,却都因瘾退学

  “这孩子(朱福军)学习可好了,从小就学习好,有点老实,但是仁义。高中时候为了省钱买一本参考书,吃了一个月的土豆片,回家后还给弟弟辅导功课。”邻居张大娘表示。

  在家人眼里,朱福军从小就是父母的骄傲,兄妹的榜样。上小学、初中的时候,朱福军的成绩在班里不是第一就是第二,到县里读重点高中的时候,也是班级和学校的尖子生,是学校重点培养的好学生。2005年,考大学的时候,朱福军以570分的高分考入了大连海事大学计算机科学与应用专业,入学第二年,朱福军沉迷于络,夜不归宿、旷课、成绩不及格,于是被学校开除回家。

  2007年,过完春节,朱福军后悔了。见儿子心悔过,朱庆峰求人帮儿子复课。考大学时,以765分全校第一的成绩考入中国海洋大学,再次成为了家人的骄傲。

  本报与辽沈晚报联手寻亾

  您有朱福军的消息,请拨

  因为朱庆峰在里说,自己已身患癌症,剩余的日子不多,很想在有生之年再见儿子一面。可由于家庭困难,又身处农村没有络,他连儿子的照片也无法发送给 ,在中国海洋大学也没能找到朱福军的照片,这让寻找的目标变得很模糊。9月6日晚,尝试与辽沈晚报取得联系,希望跨省联合寻人。闻讯后,辽沈晚报陈浩9月7日赶到朱庆峰的家中 ,抚顺市清原满族自治县一个偏远农村。走进时,眼前的场景让他惊呆了,这个家只有3间破旧的瓦房,每间屋子不足10平方米,墙上有多处手指粗的裂痕,褪了色的衣柜是家里唯一的家具,还是朱庆峰妻子当年的嫁妆。朱庆峰躺在炕上,骨瘦如柴,已经不能吃饭,喝水也得靠妻子用手纸吸水后敷在嘴唇上进行吸收。每天靠4支杜冷丁维持生命,生命不足一个月,他只希望能在有生之年见儿子最后一面。

  据朱福军的家人介绍,朱福军身高一米八左右,26岁,头发偏长,留着小胡子,眉毛上有痦子,有线索的人士请联系。 本报 任金梅 本报见习 房璐 李艳(抚顺部分由辽沈晚报供稿)

  分享到:

家居资讯
小吃
沈阳娱乐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