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盖世仙雄 第一百二十八章 夜斗(上)

2019-10-12 21:53: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盖世仙雄 第一百二十八章 夜斗(上)

“看來三位是不肯赏脸了,也罢,我还能省下三杯酒慢慢品尝,”萧长天冷笑,接着又道:“回答你们问題之前,三位是否先把面巾脱下,以真面目示人,”

皇甫雄三人依然不为所动,

“哼,这也不肯吗,那就先让我來猜猜三位的身份,再谈其他,”萧长天冷哼,

他指着皇甫雄,道:“下浓眉大眼,身法如风,施展的是正宗的皇甫家族疾风身法,你是皇甫雄,可对,”

不待皇甫雄答应,萧长天又指向欧阳明,道:“素闻西凉郡有一门顶级身法名为凌波,而欧阳家的家主欧阳明已然将这门身法练得出神入化,下身法奇特,飞掠时虚无缥缈,波浪起伏,很符合这门身法的特征,你是欧阳明,可对,”

“至于你嘛,”萧长天最后指向梁培生,眉头轻皱,道:“恕我眼拙,认不出下的功法,不过,我观你眼神之中对我恨意最多,想來对我有什么深仇大恨,结合白天之事,下必是梁家之人无疑,你是梁培生,我猜得可对,”

萧长天说完,又自顾自地给自己斟满一杯酒,细细品尝起來,

皇甫雄三人对视了一眼,眼里充满了震惊,能从些许线索就猜出他们的身份,此人太可怕,绝对不能留,不然几年之内,西凉郡一定是萧家的天下,

皇甫雄看向萧长天,皱眉道:“下到底是谁,萧家什么时候出了你这么一号人物,如果萧布衣在的时候,你也在,那西凉郡早已是萧家的天下,”

萧长天道:“不急不急,皇甫雄,我且问你,十八年前,你们三大家族围攻萧布衣所图何物,”

皇甫雄眼中闪过一丝讥诮,道:“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

萧长天道:“你不说我也知道,不就是为了一样东西嘛,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他的语气轻蔑讥讽,似浑不在意,

皇甫雄闻言心头一怒,冷声道:“一样东西,你说得倒是轻巧,你可知那样东西是什么,有何作用,”

萧长天好笑,道:“我是不知,你倒是说來听听,”

皇甫雄道:“那样东西是......”

“皇甫兄,何必和他废话,想知道什么拿下他逼问就是,”欧阳明赶忙打断皇甫雄道,

皇甫雄一怔,道:“是哦,差点就着了你的道,拿下你就是,到时还怕你不老实不成,”

话音方落,当先向萧长天扑去,人未至,右掌挥出,向着萧长天面门拍來,劲气激荡,

他的左手同时探出,后接而至,向着萧长天的胸口抓去,如蛟龙探海,气势凌厉,

西凉郡三大家主,皇甫雄、欧阳明、上官云,皆是筑基后期巅峰的人物,只差一步便踏入关云境,此时全力出手,自然威能强大,

萧长天一声冷笑,

这十來天,他一直在赶路,只在晚间的时候稍作修炼,然而即便这样,他依然完成了从凝气期到筑基期的蜕变,

他在末法时代早已踏入云门境巅峰,突破一个小小的筑基境自然不会存在瓶颈,甚至于,以后冲击云门境也不会存在壁障,只要体内真元足够,突破便是水到渠成,

而这个世界的灵气与末法时代相比,真是太浓郁了,浓郁到让他兴奋,如鱼得水,

他现在是筑基境初期,然而他体内丹田之中的真气总量,甚至比一些筑基中期的强者还要雄厚,

说到底,玄阳绝脉一旦可以修行,真不是他人能够想象的,而锻体九重天所带來的好处,也不是他人能够想象的,

他大喝一声:“來得好,”

他的左掌虚空拍出,掌力激荡,与皇甫雄对了一掌,右手亦弯成爪状,迎向皇甫雄的左爪,竟和皇甫雄來了个对攻,

掌対掌,爪对爪,

这个对攻只在刹那间便完成,只见萧长天纹丝不动地站在原地,反观皇甫雄却被震退了几步,强弱已分,

皇甫雄三人眼中满是震惊,

要知道,皇甫雄可是先出的手,占足了先天优势,然而结果却是皇甫雄技输一筹,这个结果,真让人难以置信,

皇甫雄只觉左右掌火辣辣的疼,近乎痉挛,暗道:“这人好生蛮力,明明感觉他体内真气沒我雄厚,却凭那一身蛮力硬生生地将我震退,着实恐怖,”

当下对着欧阳明和梁培生说道:“点子扎手,一起上,”?话音方落,强忍着疼痛,继续向萧长天攻去,

欧阳明和梁培生当然知道点子扎手,不然也不会显得那么有恃无恐,

欧阳明对着梁培生道:“皇甫兄攻他上路,我攻他左侧,你攻他右侧,就不信他能有三头六臂,抵挡得住,”说完向着萧长天的左侧扑去,一出手就是他的成名绝技“神风掌”,

梁培生道了一声“好”后,同样攻了上去,举刀向着萧长天腰部砍來,却是用上了大刀,原來梁培生并不擅长拳脚功夫,

这三人,两人在筑基境巅峰,一人筑基后期,同时出手,便是关元境强者

,也不敢托大,

萧长天虽然只有筑基初期的修为,体内真气储量比之三人尤有不如,然而他在末法时代,什么样的仗势沒见过,

此时同时对上三大高手,看似处于劣势,萧长天却不生害怕,反而热血沸腾,豪气冲天,大喝一声:“來得好,”

当下拳脚齐出,右掌凌空,快如闪电,掌力挥洒,向着西门化及拍去,逼退西门化及,左腿横空,几乎同时向欧阳明踢出,逼得欧阳明不敢硬抗,

他的左手向着梁培生的大刀轻轻几点,手与刀的碰撞竟发出“铛铛”的声音,但见梁培生的大刀在空中激烈摇晃,差点拿捏不住,

刹那间,四人同时退开,成对峙之势,

此人好生恐怖难缠,这是皇甫雄三人此刻的一致想法,然而正因为难缠,皇甫雄三人除掉萧长天的心理更是强烈,不然萧长天迟早会成为三人的心腹大患,

皇甫雄迅闪数步,向着萧长天的后背扑去,水绵掌倏然拍出,这一掌看起來软绵绵的样子,却含着十足的内劲,

欧阳明则是虚空一腿向着萧长天的面门踢來,那破空之声让人知道,这一记脚力绝对不低,

二人一前一后,攻击几乎同时发起,竟是相互配合,完成了对萧长天的一次前后夹攻,

还不止,

梁培生也沒闲着,只见他急进几步,向右跃起,手中之刀猛劈向萧长天的肩头,

形势有些危急,萧长天不敢怠慢,双脚猛然往地上用力一踏,竟是高高的跃起,用以避开三人的攻击,

三人均想不到萧长天居然如此应对,匆匆撤去攻击,以免误伤,身形则是硬生生地错开,

然而萧长天高高跃起又岂是单单用來避开攻击那么简单,

人在半空,萧长天已然挥出两掌,掌力幻化成刀状,一掌攻向西门化及的后心,一掌则是拍向梁培生的天灵盖,

他的双腿更是凌空翻转一百八十度,一前一后踢向欧阳明的面门,竟是给欧阳明來了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三人连忙向后跃开,暂避锋芒,

待萧长天落地之后,三人又成三角之势围了上來,

夜更深了,公鸡的打鸣声悄然响起,天空微微泛白,大雾稍微有些消散,

萧府内打斗声不断,四人相斗了许久,竟是拼得旗鼓相当,谁也奈何不了谁,

终于又一次缠斗结束分开,只见此时的四人,全部衣裳褴褛,披伤挂彩,梁培生的大刀更是断成两截,

萧长天虽然凶猛,但毕竟在真元上处于劣势,同时对上二大筑基巅峰巅峰,和一个筑基后期高手,还是稍微有些勉强,负伤再所难免,

只不过萧长天已锻体九重天,早已练就一身铜墙铁骨,这点伤就如同九牛一毛一般,对他毫无半点影响,

他的眼神越來越亮,如同是黑暗里闪光的星星,喝道:“你们累了吧,轮到我了,看招!”身形一晃,疾进两步,悠然左拐,一招冲臂拳向着欧阳明攻去,

皇甫雄三人同时大惊,

刚刚对峙的时候,此人可是和他们一直在硬碰硬,从未退缩过,

此时的三人都有些疲惫,全身作痛,照理说对面那人应该情况更糟糕才对,万无想到,那人这时候居然还生龙活虎,甚至比先前的气势还要盛上三分,这叫三人如何不惊,

眼看萧长天向他头部击來,凌厉的劲风扑面,欧阳明赶紧低头避过,同时双脚扫向萧长天的小腿部,

萧长天向右跃开,再次欺身上前,右手弯臂成肘,由上而下,击向欧阳明的背部,同时右脚上抬,撞向欧阳明的面门,

欧阳明赶忙就地一滚,堪堪躲过,好生狼狈,

皇甫雄和梁培生眼看欧阳明就要招架不住,只好快步上前援救,

萧长天看着二人上前,非但不惊,反而眼睛越來越亮,豪气凌天,大声喝道:“來得好,你们就该一起上,”

当下舍弃进攻欧阳明,向上跃起,转而攻向皇甫雄,他的人在空中,右腿已高高抬起,双腿张开成八字状,一招连环腿已然使出,如泰山压顶般,向着皇甫雄头部劈來,

皇甫雄吓了一跳,连忙运转疾风身法,向右侧开身子,心道一声好险”,要是这一脚被踢中,估计脑袋都成西瓜烂,

萧长天一声冷笑,见皇甫雄避过,人在空中,突然变招,落地之后,一个加速前窜,如流星赶月,欺身到皇甫雄身前,

他的双手施展擒拿之术,抓向西门化及的双腕脉门,只要将皇甫雄擒住,让其散失战斗力,另外两人,不足为虑,翻不出他的手掌心,

眼看皇甫雄避无可避,就要束手被擒,梁培生和欧阳明赶忙踏步进招,一人袭向萧长天的双手,干扰其擒拿皇甫雄,另外一人攻向萧长天的背部,显然想來个围魏救赵,

这一战术果然有效,即使萧长天体质强悍,也是决计不敢毫无抵抗的把后背交给敌人的,

萧长天只有向左跃开,放弃擒拿皇甫雄,转身,再次面对三人,

局面再次回到对峙状态,萧长天不攻,其他三人摄于萧长天的威风凛凛,更是不敢进攻,

......

昆明妇科医院哪家好
天水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四川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昆明好的妇科医院
天水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分享到: